美高梅平台 2

【美高梅平台】说来那话儿长

关于博客上的连载日记,看了新添的几则,最近连带着新浪也跟着起哄,让大家蜂拥而至一并看了当机,边看边骂不爽。木MM爽了,全国人民HIGH了,才是网络文学的最大好处。
新浪上的文章都已经消过毒,带着来苏水的干净味道,最后索性「遗情书」也拿下。
亦舒老刻薄别人:“你要出名,天星码头脱光了一站,包你成名。”她还说而今居然有人敢写床上72式的。现在进步了不是70、80年代,那时候香港的性教育读本,是花花绿绿的「姊妹」,内容简单乏味,现在的花式岂止72式。
不过现在你看不见3P、4P,以及具体的恋物癖行为,横幅是小木凭栏自照,做着卡通新人类的POSE,飞扬的红色蓬发,五颜六色的花上衣和小小灯笼裤子,有时在地铁,有时在废弃的楼盘,有时在电梯有时斜卧自家枕头上,很有点午夜凶铃的鬼魅感,阴风嗖嗖地冶艳着。乍一看上去还有点象小柳有纪小瘦脸盘,黑皮肤,油油的橘色嘴唇,下巴有点兜凶器似地橇着。不管其他人怎么说至少真实,现在有多少美女作家都要仰仗沙龙照,真人不过尔尔,我觉得真实就是美。
关于写性情小说的女子,我暂且称她们为性情小说吧,首先是小说必有性描写,其次是女子多少受了伤害,自肉体到心灵不等,其三便是男人的性癖好大曝光,曝光彻底,让你觉得很快意恩仇的味道。先一一回顾一下。
卫慧:必和洋人做,姿势随意,场合自选,如果将各国人民加起来,你会感觉她前世必是长毛,今世专拣洋人来报仇。不过已经赚了若干美钞,在彼处数钱。你要知道,性伴侣是用来出卖的,不是做和其他女人比拼的谈资,就是做写作的一手资料。我们的身体是可以用来写作的,可惜,性工作者很多文化程度不高,否则,你说文学女青年有什么好混的。文学女青年占的是识得字,会说若干国的语言调情,且喜欢亨利?米勒的便宜。
棉棉:辍学吸毒少女和蛊惑仔的故事,蛊惑仔就是那种类于黑社会的,歌手、乐手、混混,没钱、什么都没有的男孩子,一干二净的社会资产可能还有性虐待的倾向,手里有刀,说不定往哪捅,都是心里的疼痛。不过我还是喜欢棉棉,关于残酷青春,大抵都是一样的,我们不过是掩了伤口,自己跟幼兽似地角落里舔伤。我不喜欢以后棉棉的模仿者,因为你总不能连吸毒这些都克隆别人的吧。
春树:青春版的棉棉,喜欢诗歌、音乐,所以和娱乐圈、文化圈的男孩子结伴出游,歌手、乐手、诗人,挺漂亮的小姑娘,走遍了北京所有的平价旅馆,谈马拉松的爱情,这点上我挺喜欢她的,简单的爱情,刻薄她的男朋友一句是一句,耳刮子一煽一个狠,你要和她谈恋爱就小心了,她爱一个人凶狠的力度比她本人的小个子大得多。
九丹:九丹的文章都是妓女的故事,做二奶也好,做三陪也好,人力资源从零沽到批发,总之上床之后,有钱、有房子、绿卡,总要活下去,这样的性关系是买卖关系,没什么好说的,最大程度上,她反了男权社会什么?。我真是不清楚,不过她倒是尽享男权社会的好处是真,我看男权社会恰恰很喜欢这样的女人,大家很正人君子的嘲笑她但是思想中尽情意淫。这个道貌岸然的男权社会给了她营销的商机,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上电视,大家公然地表示对她的蔑视、不屑,显得自己正经贞洁,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申述自己不是妓女,写的都是是他人经验。关心的是她的私人生活,无聊的紧。但愿她以新加坡为基地的写作已经告一段落,转道北京继续点击文化男人,他们招谁惹谁,我不喜欢“点射”这个词,使人想到她文字的假高潮。
下面是小木,之前看的都已经删了,博客上新添的比较有趣,但是常常想我们是否真的可以分开我们我们的身体和心灵,也许是可以的,不过搜集男子是否是小木的终极目的,倒是未可知,研究,研究他们的性心理、性行为,这倒是李银河博士的长项,但是谈到身体力行,小木走在前面。之前的港大有一个专门做妓女研究的,谈的是所谓在香港卖春的“北姑”性工作者,调查做的很细致。职业:
婚姻状况: 性癖好: 持续时间: 持续强度: 性交次数: 性器官特征:
擅长性交方式: 活动地点: 除去“ 费用”一项。
如果小木是打算以此作为自己的论题,绝对是有意义的。区别开买卖乃至带有胁迫性的性关系,随意选择性伴侣,带有自由的意味,说明女性也真的追求自己的性自由起来了。
可惜不仅仅是这些,除去自由以及满足,网络给了个公开宣淫的更广域所,点击率就是生命的网站,为此几度瘫痪。随之而起舞的大有人在。
就如虽不是美男但其器甚美的新青年们的小说,当然是热销的,当然是走红的,身体和思想是一并前卫且先锋地,有我们不懂的玄机,女人给他们胡搞也是一种哲学意义上的反思,看到字里行间也无非是一男上众女的艳史记录,夹杂的哲学术语你可以跳过去,继续看XXXX,我看不出任何意义,不过又一个是淫乱的文本,从自己身边人搞起扩大到全社会就自然有社会的意义了。
生活中我对文学男女青年的奢望不敢太高,他们一个圈子里混混就可以,大家都是上过床,只要见面不尴尬就行了,也许还会私下评议一下打打分什么的,。但把小圈子行为扩展到广大人民群众中,未免是可怕的,最后看来也并不是思想前卫,还是要出书的,出书大概不属于小圈子行为,那些字不是文盲都可以看的懂,尽管广大的人民分不清村上春树的音乐,不晓得“莱因蓝”到底是家眼镜店还是一种点心,更别提“吕克?贝松”是否为美国动作片明星,但是他们大概会有兴趣去偷看,如果不幸地被禁一把,禁到名声大噪,名利双收更是HIGH翻天的好事。让全国人民唾骂其实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而小木就要成为广州的新地标,让那些有贼心贼胆的男人去,最后他们的猎艳都成了类似于古龙笔下“百晓生”的兵器谱,不知道谁是小李飞刀快准狠,谁是上官金虹的金环浑厚有力后劲十足。
小木也因为被人骂删过日记,公诸同好,结果引来色情分子,在未来,大概会让广大人民反省:文学女青年的床是不好随便上的,上过之后,在线点评,大概你会成为全国人民的新焦点。
也许未来,性工作者不让专美。可以齐齐结集出书,如果说真的不存在职业歧视的话,如果她们有写字的爱好,也会一夜成名。因为说不定,还有录音、CD随书附送,亲身演绎“我的N种XXX方式”。

美高梅平台 1

美高梅平台 2

稍有历史常识的朋友都知道,古代男女的性伴侣数量之所以悬殊大,是因为当时的婚姻方式,设置了一个萝卜一个大坑外加数个小坑的模式,男人的性伴侣数量远超女人,遂成为一种从理论到实际上的必然。
但是,大家也不能忽视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理论上的东西总会存在折扣,实际显示的数据也未必没有水分。譬如在今天的一夫一妻婚姻中,哪个丈夫敢拍胸脯说自己没有除妻子之外的性伴侣?而相对处于弱势的妻子一方,红杏出墙的几率未必就少于丈夫。
同样的道理放在古代也是成立的,起码在特定历史时期和特殊人群里,女人的性伴侣数量高于男人,这不是没有可能。就说古代青楼里的妓女吧,她们一生中的性伴侣数量,就显然会让男人产生高山仰止之叹;南北朝时期的那个山阴公主,一次曾将三十多个年青少年收入囊中;你让北魏着名的胡太后跟她老公宣武帝较量谁的性伴侣多,想必也是滑稽的。
也就是说,无论在古代还是今天,男女之间各自的性伴侣数量,从来就没有对上号过,也无法断定谁多谁少,如果再算上同性恋啥的,就更是一笔糊涂账了。可为什么历史常识总喋喋不休地告诉我们,古代女人小日子不好过,男权社会如何对女人不公平,男人把女人当商品和生育机器,男人的性伴侣在绝对数上远超女人,等等。这是为什么呢?下面的几个原因,或许能为我们找到答案。
人口比例失调时,性伴侣数量也会失调。
这是一个常态化的社会命题,研究者甚多,比如今天的剩男剩女问题,婚外性问题,年轻人早恋问题,等等,大致都是男女比例失调造成的,固然不排除社会的开放程度、传统文化伦理禁锢力量的趋弱等因素,但前者的巨大冲击致使红尘男女产生亟待释放的焦虑感,恐怕是最主要的原因。
古代战乱时期,男少女多的现象常常出现,男人成为宝贝疙瘩,即便没有一个萝卜多个坑的操蛋婚姻制度,不采取强势掠夺的霸王手段,性伴侣数量也会高于女人,这似乎是常识。
相反,由于战乱不休,贵族女性沦为战俘者并不罕见,中低阶层家庭不堪统治者的盘剥而纷纷破产,妇孺得不到起码的社会安全保障,沦为女奴、贱妾、娼妓者不计其数,这些女人在被动情况下无奈接受的性伴侣,恐怕也不会少于男人。
举两个例子说明。西汉末年,混入农民起义军的刘玄,刚进入长安称帝,就把王莽的一百二十名侍妾和众多宫女全部据为己有。三年后,刘玄垮台,他的女人们又被刘秀重新分配给了赤眉军将士。春秋时候的夏姬,史料记载的性伴侣不下十个,有没有被史料遗漏的呢?说不准。
大家不妨简略做个猜想,夏姬也好,刘玄、王莽也罢,看似性伴侣很多,但谁能说他们的性伴侣在战乱状态下出现的次生性伴侣会少于他们?乱世中的男人和女人,命运是一样的,一如浮萍,今天是颐指气使的王侯贵妇,明儿个说不定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撇开主观上的拥有和客观上的被拥有不谈,单从性伴侣的绝对数来说,男人女人难分高下,所谓的常识亦失调了。
男女比例相对均衡时,性伴侣数量会模糊化。
古代社会一旦进入正常发展轨道,政治强势、经济繁荣、文化昌明,纲常的力量就会得到增强,这种现象,大家可以从儒学的两次复兴过程中找到答案。男人在社会纲常的支持下,性伴侣数量高于女人的证据很多,如社会中坚力量的自豪感、家庭顶梁柱的荣耀感导致下的强烈占有欲,等等,都决定了他们必须对性资源进行合理分配,他们必须拿大头。
但是,女人是好欺负的吗?汉唐北宋都曾出现过相对和平发展的强盛时期,这三个朝代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牛。汉代前期,女权足以抗衡男权,唐代武周至玄宗即位前的数十年间,女强人还少吗?宋代着名的河东狮子吼,市井女性的跋扈与张扬,史书上都是有记载的。
毋庸置疑的是,和平时期的男人存在性伴侣数量的夸大,以显示自己占有绝对的领袖地位。譬如唐宋男人喜欢逛窑子,恐怕在心理上不仅仅是泄欲吧,也有增大性伴侣数量的动因。
相反,女人在害羞心理和纲常的支配下,对性伴侣数量加以隐瞒,也不是没有可能。首先,她们有较多的机会参与社会活动;其次,文化的昌明,唐诗宋词的流播,也对女性性心理产生足够大的诱因;第三,男女比例均衡下的男人,不再是宝贝疙瘩了,女人的选择面更广更宽。
女人征服男人的惟一地点是在床上,古今同理。两性角力的历史,其实比我们想象中要从容得多,再牛逼的男人,到了女人的床上也会心肝宝贝的乱叫,再柔弱的女人,到了床上也会过一把女王的瘾。
均衡的比例,心理的差异,不变的床上状态,使得男女性伴侣数量发生模糊,大概就有了从理论到证据上的支撑了。这跟暴力的制度、冷暴力的家族宗法无关。
娼妓业扰乱了性伴侣数量的数据研究。
所谓性伴侣,定义上即是指发生了性生活的实质,妻妾是男人显性的性伴侣,这个好统计,但隐性的性伴侣呢?难以统计。
从春秋齐国设置官办妓院至今,娼妓业始终在坚挺着,每个妓女的性伴侣个数比普通女性要高很多很多,男人在逛窑子增加性伴侣数量的同时,也无意中为妓女们增加了性伴侣数量,这恐怕是不可一世的男人们所始料未及的。
中国古代之所以出现男人的性伴侣数量平均值高于女人的常识,可能是历史记录者在有意忽略妓女的巨额性伴侣数量,从而拉低了女性性伴侣的平均值。历史大多是男人写的,忽略在所难免,就好比如今的扫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一方面,有意抑制妓女接客数量,以提高男人性伴侣数量的绝对值,大概也是不可为外人道的另一个方面。
有一个显着的例子,就是朱元璋对待娼妓业的前后判若两人似的政策。大明王朝开国之初,说是为了增加赋税收入,鼓励民间资金流入妓院,几年后,又说伤风化了,严令取缔妓院。
如何理解朱元璋的出尔反尔呢?另类的解释是,以刘伯温为代表的理学信徒们意识到了男人在性伴侣绝对值上的大量流失,并及时反馈给了朱元璋,促使他做出政策的修正。当然,这是我的猜想,亦并非毫无依据。
早在北宋哲宗时期,就有儒家学者炮轰欧阳修的洁身自好是伪善,为何呢?因为欧阳修没有纳妾,也无逛窑子记录,性伴侣数量少得可怜,给男人丢面子了。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何宋代以前人们并不以逛窑子为耻的原因了吧?然明清虽然纳妾现象照样流行,但与妓女勾勾搭搭总被人们私下里作为窃窃私语的谈资,秦淮河畔、八大胡同,诸多风流韵事的背后,未必都是佳话。
古代男人一旦有所觉悟,妓女的嚣张日子也就到头了,性伴侣平均值,男人又占了上风,尽管它是模糊不清的,但男人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并形成了常识。
西门庆的失忆症和潘金莲的沦陷
地球人都知道西门庆老婆多,牌子杂,良家妇女、荡妇、妓女、寡妇、女佣等性伴侣,他都有;地球人所不知道是,西门庆患了严重的失忆症,忘记了自己在追求性伴侣数量的同时,他的性伴侣们也在孜孜不倦的追求着性伴侣,失忆症的后果是惨烈的,西门庆丢了命。
我在《潘金莲的复仇棋局》一文里说过,潘金莲只是对婚姻的不满意而产生春闺寂寞罢了,她对性伴侣的要求,可能并非再婚或再嫁,偷个情足矣。西门庆则不同,他要求绝对占有,而不是与人分享。潘金莲在身份上的沦陷,源自于西门庆的失忆症,他错误的把性伴侣定义为妻妾了,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跨越了道德人伦之底线,这是潘金莲复仇行动的动因。
这种情形在今天也时常出现。譬如贪官在追求性伴侣数量绝对值的时候,包养,成为常识,但绝对占有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需要大量金钱,需要房产来安置,需要防范窝里反等等,传说中的二奶反腐就是这样发酵出的。如果官员去洗浴中心、去歌舞娱乐场所,跟小姐们做个露水夫妻,则是小节或私德问题了,风险不会像绝对占有那么大。
古代男女性伴侣数量的悬殊常识,需要得到纠正,因为这些常识直接影响着我们对各个朝代历史的再认识。
男人读历史,犯不着夸耀自己曾在性伴侣数量上领先了整个世界;妓女读历史,也无需自责自己曾拉低了尊客的平均值;而良家妇女呢,更不必为一次或多次的红杏出墙而感觉对不起人。这里面水深了去了,萝卜与坑的较量,一千年后也不会停止。
男人先守住自己的坑,再去挖坑,女人先守住自己的萝卜,再去找野萝卜,别沉迷于性伴侣数量上的多寡,或者才是社会和谐的王道。

美高梅平台 ,图片来自网络

《我是艾利》这本书是在图书馆第一本一眼看到由泰国作者写的书,所以当时毫不犹豫的拿起来,翻了封面的介绍之后得知是一个妓女的自传后我毫不犹豫的借回家。

这不是一部文学作品,因为作者写作功力好文学素养不敢恭维,当然我们不能要求一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并且长期颠沛流离的中年妇女写出多么文绉绉的话来。但是看的过程中是有痛苦的,因为会有一些语句不通或者是描写得令人费解的地方。

作者在一个不和谐的家庭长大,父亲长期家暴、出轨、赌博、酗酒,而母亲主要是隐忍并承担巨大经济压力,从小的贫穷让主人公没有办法好好的上学甚至好好的吃饭。后来主人公和堂哥发生性关系怀上了孩子还染上了梅毒,好在孩子最后由婶婶抚养,主人公完全离开了堂哥。为了抚养孩子养活自己主人公被骗去了芭提雅卖淫,从此走上了卖淫为生的道路。卖淫得来的钱用于挥霍,没钱之后去了香港,高强度的工作受不了了自己又逃回来了,之后去了日本,在日本待了较长的时间,期间认识了有妇之夫平,甚至还给钱给平的妻子交学费。当时她是黑社会排名第五的老大的“女儿”,尽管一直有人警告她不要沾毒品、赌博和爱上男人,但她还是样样俱全,最后老大被抓入狱,她只好离开。后来,在横滨遇到山田,这个男人对她很好,但是她离不开卖淫,离不开赌博,消耗了山田的耐心,尽管他们准备结婚,但是因为签证等问题而拖下来,当她都准备好之后嫁给了山田却发现山田已经和其他人在一起了。之后她在泰国认识了雨,雨是个比她小了十岁的小伙子,家境不错,他们在一起后,她努力想要回归正常的生活辛苦的工作,期间去新加坡卖淫,没几天又回来了,最后雨还是选择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她适应不了拿月薪的普通工作,频繁跳槽后去了巴林,在巴林她仍然是穷的,但是认识了美国人戴夫,在戴夫的帮助下她回泰国学习化妆技术,希望能有朝一日到美国去工作。

故事大概就是这样,艾利是个什么人呢?1、心中有爱。她是一个渴望被爱的人,在她生命中的几个男朋友她都是付出了真挚的感情的。甚至在巴林见识到父亲口中“冷的时候太冷,热的时候太热”的天气时,她原谅了父亲。2、因为习惯了大手大脚、不需要多少脑力和体力就能赚到大笔钱的生活,她很难再从事普通的工作。这个我认为是很正常的,因为工作原因我见过很多“小姐”,她们的收入比我们上班族高多了,但是她们不会有我挣够多少钱就走的想法,什么样的收入有什么样的消费,对于我来讲几十块钱的包包用的也挺好,但是对于她们来讲“一个月可以把各种奢侈品牌的包包买个遍”为什么还要用几十块钱的包?3、勇敢。我佩服作者的勇气,把自己十几年来不光彩的工作史写出来真是需要巨大的勇气,我想在生活中承认自己会自慰的女性都极少吧。在我们的文化里,性是羞耻的,性工作者更是上不了台面的,是失足妇女。但是我对作者的未来仍然感到担忧,除非这本书和这些经历能让她大富大贵,或者是迫于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名人了不应该重操旧业这种压力,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做相关的事情。

这本书的现实意义,1、向人们展示了一种职业。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金钱能买到食欲的满足,那用金钱买来性欲的满足也“无可厚非”吧。当然情色交易会带来社会治安问题、传染病传播问题等等问题,而且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也会选择一个唯一的伴侣满足自己,但是只要性欲仍然存在,这种职业应该就不会消失。2、伦理道德。作者在文中多次提到或者说探讨了性工作者和偷情哪一种更符合伦理道德,她认为性工作者至少是没有伤害别人的。作者把性和爱分的很清楚,我不一定要爱你才能跟你发生性关系。

其实这本书里还能挖掘出挺多东西的,而且书就两百页,两天随随便便就看完了,除了文笔糟糕一点外,其他的故事内容还是可以看一看长点见识的。

相关文章